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宋瑶陆远完本完结小说_免费小说在线看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宋瑶陆远 - 橙子小说 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宋瑶陆远完本完结小说_免费小说在线看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宋瑶陆远 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宋瑶陆远完本完结小说_免费小说在线看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宋瑶陆远

橙子小说

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宋瑶陆远完本完结小说_免费小说在线看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宋瑶陆远

小说推荐《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是作者““宋瑶”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宋瑶陆远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十年多来,我被外界嘲讽为宋家的「预备役赘婿」。人人都笑我为了钱,宁愿当狗。但宋瑶知道,我是为了她。可是当劫匪拧开一瓶浓硫酸走到我面前,宋瑶却在电话那端不屑的轻笑。她说,像我这样的看门狗,宋家有的是。死了就再换一个。那次我没死,但对宋瑶的感情,彻底终结。后来宋瑶却苦苦哀求,让我给她一次嫁给我的机会。......

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

精彩章节试读


这句说得太急,态度转变太快,宋瑶跟江月都是一惊。

江月脸色苍白着,眼底却已泛红。

而宋瑶呆了呆,慌忙挂断了电话。

耳力向来不错的我,已经听见徐樾在那端骂了一句粗话。

而宋瑶破天荒的,第一次没骂我痴心妄想,说要回去考虑一下。

走之前,还不忘狠狠瞪江月一眼。

「江月,我警告你,离他远一点。」

「别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就算是我宋瑶挑剩下的,也轮不到你。」

「滚!」

江月哭着跑了出去。

宋瑶言语神色间,仍是那一派倨傲,临走还抬眸看我一眼,仿佛在说,你看,嘴硬不过三秒,还是舍不得我吧。

看着她的背影,我心底寒意更盛。

我在她心中果然是毫无骨气、只会对她亦步亦趋的看门狗。

她以为,即便她对我见死不救,只要她愿意,我就仍会对她死心塌地。

她真是愚蠢而自负。

不过,若是能因此勾出幕后黑手,我不介意多背几天舔狗的名号。

宋氏集团横遭变故,徐樾截胡了半数资源,但宋家经营多年,有着两代人的心血,其家底之丰,令人瞠目,何止是一家公司。

宋瑶是宋家独女,谁若是娶了她,那这些家产便尽数收入囊中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徐樾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宋瑶嫁给我,毁了他的完美计划呢。

他果然急了,第二天就闯进了我的病房。

「陆远,上次没把你弄死,真是我太善良了。」

「你还敢招惹宋瑶?」

派人绑架我的人,就是徐樾!

5

我真想直接杀了这个丧心病狂的禽兽。

但这念头仅仅是一瞬,我已经冷静下来。

「我倒希望你弄死我,好过现在生不如死。」我面无表情地说着,看到徐樾的表情愈发阴险得意。

「只要你从宋瑶面前消失,我可以发发慈悲,放你一马。」

「陆远,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

「狗就是狗,别以为利用宋瑶的愧疚心就能一步登天。」

「老子谋划了这么久,宋家马上就是我的了,你敢来抢?」

「我徐樾在国外十年,刀口舔血的生意,也做了不少,不差你这一条狗命。」

「上次绑架你,就是想给你教训,你要再不识抬举,我就送你去见阎王。」

耀武扬威的胁迫一通后,我忍辱答允,又提出让他对宋瑶好一点。

「舔狗就是舔狗,都这时候了,你还关心她。」

「不如你跪下求求我,没准儿我心情好了,以后会把她扔给你玩玩,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樾狂笑着扬长而去。

半分钟后,宋瑶脸色苍白地从病房里间走出,脚步虚浮,摇摇欲坠。

「都听见了吧。」

我淡淡扫她一眼,起身把藏在药箱盒子里的录像设备取出,仔细地将方才拍下的视频保存好。

这是徐樾亲口承认跟黑势力勾结,绑架凌虐我的口供。

也是他觊觎宋家财产,心怀不轨的铁证。

「我错了,陆远,我错了……」

「我以为是他救了宋家,我被他骗了……」

「昨天我看到你跟江月在一起我才知道,我早就爱上你了,我不能没有你。」

「你不是说过会永远守着我等着我吗,你说过的。」

「我想好了,我们一起,换个城市好好生活。」

「你别不要我,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嫁给你。」

宋瑶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或许她终于发现,她其实对我也有一丝真心。

可这一丝真心对我而言,早已分文不值了。

我隐忍着心底嫌恶,替她擦了泪,「瑶瑶,现在就算我想娶你,也没有办法了。」

「徐樾的话你都听见了。」

「或许他得到宋家的资产后,会好好对你的。」

宋瑶连连摇头,「我再也不会跟他见面了。」

「我回去就告诉爸爸,他是个什么货色。」

我见状赶紧劝道,「那可不行,瑶瑶,你不能不见他。」

「宋家能否保住,可都靠你了。」

宋瑶不解,我隐下一抹冷笑,在她耳边解释了一番。

「我明白了。」

「我会留在他身边,尽量搜集一切信息传给你。」

「可是,可是我真的要跟他订婚吗?万一他对我……」

我安抚地拍一拍宋瑶的手,「没事,就当是为了宋家。」

「再说,就算你跟他……我也不会介意这个的。」

反正,我又不会真的娶你,你跟谁上床,关我什么事。

我在心中暗暗说着,借着伤口痛,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宋瑶靠过来的身子。

我曾捧着一颗真心,千万次地向她告白,她从不在意。

唯独这一次,我是在利用她,她却当了真。

若不是念着宋家资助的恩情,我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现在不过是利用她的感情而已,我觉得自己已经很仁慈了。

6

半个月后,坊间传出宋瑶跟徐樾下个月即将订婚的消息。

听说宋总在公司出事后,卧病不起,多亏徐樾一力支撑。

他对这个女婿赞不绝口满意非常,还替他引荐了不少商界大佬,这让徐樾一时间风头无两,发展迅猛,成为一匹黑马。

有人说,徐樾年少有为,宋家将女儿嫁给他也算是用心良苦。

也有人说,他在国外有着不可告人的势力背景,否则一个刚回国不久的年轻人怎能有如此能耐,不少老总都打不通的渠道,他做起来却得心应手。

我躺在医院里养伤,外面的消息铺天盖地传来,而我心绪却愈发安稳了。

这段时间,宋瑶几乎一直跟徐樾待在一起。

徐樾正是得意的时候,根本想不到宋瑶早就看破了他的真面目,还以为自己彻底俘获了宋瑶,得意不已,戒心渐消。

宋瑶不敢大意,按照我的意思,悄悄给徐樾常用的腰带鞋子手表等物品中,都安装了微型定位窃听设备。

而监听的终端,自然是放在我这边。

为怕徐樾发现端倪,宋瑶从不敢到医院找我,这倒让我清净很多。

我答应宋瑶不会再见江月,但因为不能没人照顾,便从医院请了一位护工。

养伤期间,我不时留意着徐樾的动向。

按照眼下光景,最迟一个月,徐樾必将登高跌重,大厦倾颓。

这还要感谢他的急功近利、贪得无厌。

这段日子以来,凡跟徐樾打过交道的人都说,他满脸都写着野心和自负,眼底都是算计和贪婪。

这样的人,容易抓住机会,但也容易落入圈套。

徐樾刚回国,对这边的情势了解并不彻底,谈成了几单合作就以为自己鸿运当头,事业顺畅,开始胃口大开了。

听说徐樾最近跟麒行公司的郑总搭上了线,有意投资一个大项目。

郑总可是国内榜上有名的总裁,能力眼界都超群,他能对徐樾青眼有加,引起不少同行嫉恨。

徐樾更加得意,生怕到手的鸭子飞了,三顾茅庐求着郑总,把投资项目的合同给签了。

原本郑总还想多找几个合作伙伴共担风险,徐樾却死活不肯,硬是独自出资,不惜抵押借贷,硬是凑够了资金。

这倒不是徐樾逞强,是他通过宋父和几位资历深厚的老板打听到,郑总纵横商界多年,只要是他拍板敲定的项目,必然有着大赚特赚的前景。

而郑总想合作的几家公司,跟郑家都是沾亲带故,显然是不甘把钱都分给徐樾自己,也想给自己家人分一杯羹。

这更显示了此项目利益之丰。

徐樾这才破釜沉舟,交出全部身家,想要以小博大。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露出了这段时间来最发自内心的笑。

他若是多打听打听,说不准能打听到,那几位资历深厚的老板,都是跟我相交多年的前辈好友。

而郑总,更是我的忘年交。

可惜,我不过是从前对宋瑶痴情了些,他就以为我真的只是一条看门狗。

他忘了,我从十二岁起就跟在宋父身后,遍识各路老板,看腻尔虞我诈。

这次甚至没动什么心思,只是给他来了一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游戏罢了。

我不过是给几位相熟的老哥通了个电话,甘愿奉出来年生意的利润作为谢礼,就给徐樾织下了天罗地网。

或许他也曾迟疑过,可谁让他一心想要拿捏宋瑶的心呢。

「男人就要干大事。」

「你连这点风险都不敢承担我怎么敢把下辈子交给你。」

「大不了宋家给你兜底,怕什么啊。」

宋家资产的诱惑太大。

宋瑶寥寥几句,就让他孤注一掷。

结果可想而知。

凭空而出的政府条例规范将那个还未见成效的项目腰斩。

徐樾资金链断裂,手头数个项目付不出款项,不但定金打了水漂,还将面临巨额违约金的赔付。

面对他的求助,宋父卧病不起,表示爱莫能助。

宋瑶假意回去翻找保险柜,却空空如也。

当初宋父来医院跟我「两清」时,丢下的那张银行卡,几乎是宋家全部的现金流。

他把钱存到了我名下的银行卡里,没人能拿走。

而在我给江月打电话之前,她已经接到宋总的授意,准备到医院照料我。

宋总是看着我长大的,对我的心性和品格了如指掌,他知道我不可能出卖宋家。

所谓的「两清」,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让幕后黑手放松警惕而已。

这段时间徐樾中下的连环计,就是我跟宋总暗中联手设下的陷阱。

自然了,他也根本没有生病。

如今徐樾焦头烂额之际,暗中涉及违法的生意,也被揪出了蛛丝马迹,隐约指向其背后的黑暗势力。

就在知情人纷纷猜测那方势力会不会保他时,徐樾失踪了。

不是逃走,也不是躲藏。

是失踪。

7

三天前,连接着徐樾身上定位窃听器的设备滋啦作响。

甫一打开,我就听到了那些恶魔般熟悉的声音。

当初绑架我的那些人,如今扯着同样阴毒的腔调,侮辱谩骂着。

鞭子抽在皮肉上,盐水泼下落在地面,棍棒结结实实砸得骨头响……

片刻,音频中传出一声绝望的惨叫,像是从地狱中发出的声音。

是徐樾。

听起来,他正在享受着跟我当初相同的待遇。

不,应该还会更尽心些。

毕竟,当初那些人绑架我是为了要钱。

而现在他们按照上头的意绑架徐樾,还额外收了钱。

当然,买凶绑架故意伤害这种违法的事,我是不会做的。

原本我也查不到绑匪的底细。

不过,既然我决定要利用宋瑶,当然是要物尽其用才好。

徐樾资金链断裂后,宋瑶并没有离开他,反而一直安慰,说会替他想办法,就算没办法,也会一直陪着他的。

这种「患难见真情」的桥段虽然俗套了点,但徐樾很是受用,于是对宋瑶最后一点儿戒心也放下了。

宋瑶这才从徐樾口中探知到他在国外跟那些黑暗势力之间的往来事项。

徐樾生意上遭遇危机后,四处求告无援,只能求助于他在国外背靠的黑暗势力。

他以为自己这些年来替他们做事,也算有功,好歹能求一条生路,得到喘息之机。

可谁知,因为自己的资金链断裂,他替那方势力打理的产业也遭到波及。

对此,对方已经不满,没找他算账就算好的了。

被拒之后,徐樾被各方追债逼得如同过街之鼠,宋瑶便给他出了个主意。

从前徐樾替那些人办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也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如今已经走投无路,对方却袖手旁观。

横竖都是死,徐樾便依着宋瑶的主意赌了一把,竟然开口威胁对方,如果不肯帮忙,就要告发对方的违法产业,来个鱼死网破。

如此,他彻底惹怒了对方。

网不一定破,但鱼恐怕活不成了。

当初我被绑架,是对方看徐樾还有点用处,也想看看能否从中捞一笔赎金,才派了打手帮徐樾做事。

现在上面一声令下,徐樾便落得跟我一样的下场。

原本宋瑶作为徐樾的未婚妻是逃不脱的,可谁让她有钱呢。

不但保下了自己,还额外给了几位绑匪一笔辛苦费,劳烦他们「好生关照」徐樾。

宋瑶邀功似的告诉我这些时,我并没有什么快意。

一千万对她来说,原来如此轻而易举,可她当初,却一分钱都不肯为我出。

但此刻,听着窃听终端传来一声声惨绝人寰的悲鸣,我心中郁堵已久的怒气,瞬间消散了不少。

不知道徐樾此时此刻,会不会后悔。

他应该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这只「看门狗」的杰作吧。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我告诉宋瑶,该去接人了。

我可不想让徐樾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

距离我从魔爪中逃出来,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在医生的精湛医术和护工的用心照料下,我身体恢复得很快。

虽未痊愈,但我的体力,恰好能支撑我亲自去看看徐樾的惨状。

8

那里地处偏僻,荒无人烟,他们防备心不强。

因为被绑架过一次,我轻车熟路带警方进入指认现场。

作为报警者,宋父和宋瑶提供了定位设备,也一同前往。

锁定位置后,警方迅速出动,将密室中的四名绑匪一举制服。

宋父带着宋瑶率先进了密室,而我随行其后。

密室里浓重的血腥气令人作呕。

徐樾一丝不挂,像一块破抹布般被丢在地上。

浑身遍布鞭伤和烟痕,后背一片血肉模糊,我知道,那是被浓硫酸腐蚀的结果。

也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那片皮肉已经开始溃烂化脓,散发出难以描述的味道。

更令人惊心的是,他的双手和双脚,都以一种可怖的角度扭曲着,像是被生生折断的。

听到动静,他的眼皮微微动了动,努力看清来人时,眼底骤起一丝亮色。

「瑶……你来救我吗……」

「伯父……」

徐樾像是在笑,不过伤痕遍布的脸颊一扯,显得更恐怖了。

他像是拼尽了全力,想要往宋家父女身前爬。

看到救命稻草的感觉,一定很激动吧。

当初宋瑶接起我的求助电话时,我也以为自己有救了。

我缓缓走出,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徐樾的眼瞬间瞪大,继而露出深深的惊恐和绝望。

「徐樾,真可惜,你当初没杀我。」

「礼尚往来,我也不会杀你,我还会把你救活。」

「不然,那几十年的牢狱生活,谁来体验呢。」

徐樾被警方带走,送往医院抢救治疗。

而警方在现场搜查过程中找到了录像设备,缴获了绑匪的手机等,按图索骥追查出背后主使,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也将当初在医院拍下的视频证据提交给警方。

那是徐樾雇佣绑匪,绑架凌虐我的证据。

回到警局配合做完审讯后,我回到了医院。

宋瑶自看到徐樾的惨状后,就像是受了巨大的惊吓,脸色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路上沉默着跟着我回来,跌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半晌,才哭出了声。

「陆远,对不起……」

「我看到那种场景,我不敢想象你受了怎样的苦……」

「我知道我做什么都没办法弥补,但你能不能看在我这段时间在徐樾身边搜集罪证信息的份儿上,原谅我……」

「我不是为了宋家,我是为了你……」

宋瑶哽咽不已,泪流满面。

我木然听着,已经不会为她的眼泪而心生任何涟漪。

为了宋家,还是为了我,都不重要了。

就像从前,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为了宋家的财产,可宋瑶知道,我是为了她。

即便知道,她还是选择见死不救。

可能感情的消逝和转移,也是另一种形式的风水轮流转吧。

宋瑶颤着手指,从包里掏出了户口本。

「陆远,你说过的,等这件事过去,就娶我。」

「我们去登记结婚吧,好不好……」

我淡淡扫一眼,也从枕头下取出一本证件。

鲜红的「结婚证」三个字,让宋瑶跌落了手中的户口本。

9

宋瑶不可置信地抢过结婚证翻开,我跟江月凑到一起的笑脸赫然在目。

看着照片,我心底泛起一丝暖意,不禁唇角微勾。

而宋瑶却崩溃地望着我,声音嘶哑,「为什么?陆远,你明明说过会娶我的……」

「从那瓶硫酸泼到我身上的那刻起,我就再也没有想过娶你了。」

我收起结婚证,冷淡地说着。

「可你说,是因为有徐樾,我们才没办法在一起的……」

「为了替你报仇我才假装跟徐樾在一起,现在他已经不是威胁了,你为什么……」

「因为我一直都在利用你啊。」

「想报复徐樾,你是最好的人选。」

「如果不是因为你还有点利用价值,你以为我还愿意见到你这张脸吗?」

「看在你也算帮了我的份上,我才没把你送给那些绑匪。」

欣赏着宋瑶苍白的脸色,我笑了。

宋瑶绝望地站在那里,几乎要摔倒。

而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我请的护工端着水果走了进来。

「阿远,我给你切了苹果。」

宋瑶眼底的惊怒顿时燃起,因为她直到现在才发现,所谓的护工,其实就是江月。

就在宋瑶委身徐樾身边搜集情报的时候,江月始终在我身边陪护照料。

宋瑶不敢轻易到医院看我,却担心江月趁虚而入,就雇了人时常打探。

听说我身边只有一个穿着制服的护工,她才放心。

可她雇来的人,根本不认识江月,更不可能知道,我早就跟江月登记领证了。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

宋瑶表情扭曲,像是想哭,又疯了一样笑起来。

她连连往后趔趄了几步,夺门而出。

我的目光没有片刻的留恋,转身握住了江月的手。

「这段时间真是委屈你了,以后,你终于不用再穿这身护工的衣服了。」

江月温柔一笑,反握住我,指尖微微用力。

10

公司经过这一番折腾,上下都乱成一团。

虽然对宋瑶已无感情,但宋家资助之恩,我还是要报。

当初说好的十年,如今还剩四年。

四年,足够我拼尽全力,找回宋氏集团的稳定和繁荣。

半个月后,徐樾醒了。

他的伤远胜于我,双腿已废,好在精神大致无碍,至少能配合警察交代罪责。

听说他刚醒过来时,尚不知发生了什么,还以为自己大难不死,有望东山再起。

直到警察接到他苏醒的消息,第一时间给他戴上了手铐。

交代完所有的事情后,他还心存妄想,以为宋家会是他最后的稻草,想借着父辈的交情,给自己讨一条生路。

他一个劲儿地央求警方让他见一面宋瑶。

但他没想到,去见他的,会是我。

「你来干什么!看门狗!宋瑶呢?」

「姓陆的,你别得意的太早,等我出去,有你好看的!」

「别以为你一时蒙蔽了宋瑶和宋伯父,就能得意了。」

「我告诉你,宋瑶早就对我死心塌地了。」

我坐在病床旁,看着浑身插满仪器、绑满石膏绷带的徐樾咆哮。

伤口牵动,他痛得冒出冷汗,我缓缓伸手,用力地按在他胸前的刀口处。

鲜血很快浸透了纱布。

「徐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滋味如何?」

「她确实对你死心塌地,想让你去死。」

「当初宋瑶没给我交的赎金,都花在你身上了,是不是很痛啊。」

「还有,你真以为宋叔会被你那点稚嫩的手段蒙在鼓里吗?」

「徐樾,好好养伤,千万别死了。」

言罢,我欣赏着徐樾的无能狂怒,说了再见。

应该不会再见了,因为等他痊愈,他将在监狱里度过漫长的一生。

当初他父母去世,家中大半产业被叔伯瓜分吞并。

是宋叔念在跟徐家相交一场,才出手替徐樾保住了后路,让他得以在国外安稳度日经商。

可惜,他从不知足,也不懂感恩。

原本宋家的确会是救赎他的稻草。

可惜这根稻草,已经被他亲手扯断。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都是注定的。

11

半个月后,绑架案被彻底侦破,涉案人员全部被抓捕归案。

所有的音频和视频都被彻底销毁。

徐樾的判决书下来那天,我买了一束玫瑰,一枚钻戒,映着夕阳单膝跪在了江月面前。

「江月,对不起,我曾有那样长的一段生命属于别人。」

「可如果你愿意,我余生的每一秒,都将专属于你。」

她的眼泪落在手背上,莹然温润,而眉眼之间,却笑得弯弯。

我没有亲人,宋父做了我的主婚人。

他不顾我的推辞,直接将大额礼金打到我的卡上,还赠予我一套别墅。

他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弥补我受过的折辱和伤害,而是因为,在他心里,早就把我当成了儿子。

将来,我要是愿意留在公司,他会放心地把宋氏集团交给我。

若是我想自己创业,他也会竭尽所能替我铺路奠基。

我利用宋瑶报仇,是宋父默许的。

他说,这个女儿从小娇纵,已经不知天高地厚,这次的事,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

只要性命身体无碍,心理上受些伤害,对她只有好处。

作为宋家的独女,若是一点心机手段都没有,那她以后还会遇见更多像徐樾这样的毒蛇,会被吞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从前宋父以为我能护她一辈子,可惜,这段佳缘还是被宋瑶亲手葬送了。

他没有办法保护女儿一辈子,只能用这样残酷的方式,教会她自保。

宋瑶没有出现在我的婚礼上。

她出国了,可能这几年都不会回来了。

不迁怒于她,是我对宋家最后的报答。

岁月漫长,或许宿命曾亏待过我。

可当我看着江月温柔的笑意,便开始觉得,那些亏待都是考验。

而江月,是我通过考验后,上苍赐予的光。

(全文完)

小说《不当舔狗后,白富美她急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