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推荐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苏小小曲红棠_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苏小小曲红棠)小说完结推荐 - 橙子小说 已完结小说推荐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苏小小曲红棠_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苏小小曲红棠)小说完结推荐 已完结小说推荐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苏小小曲红棠_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苏小小曲红棠)小说完结推荐

橙子小说

已完结小说推荐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苏小小曲红棠_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苏小小曲红棠)小说完结推荐

古代言情《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顾明朗”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苏小小曲红棠,小说中具体讲述了:【穿越 儒道 假千金 女强 马甲】苏小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读书人掌握天地之力的世界。这里诗可杀人,词可退敌,文章安天下。作为一朝身份被揭穿踢回乡下的假千金,苏小小本想安安分分地过自己的日子。却遭遇贵女挑衅,纨绔强娶。义愤之下,诗成鸣州,反杀纨绔,却害得兄长入狱。为了救出兄长,苏小小毅然参加科举。“他只是一个贡生,便能说出打死了我们也不过赔钱了事的话。如果我是秀才,那么我打死了他,也不过赔钱了事。”童生,秀才,举人,进士,翰林,大学士,大儒……靠着五千年华夏文明,苏小小一步步地往上爬。她渐渐发现,阴谋的背后还有真千金的手笔。可她已经是大儒了。又被告知她压根不是什么假千金。可她已经成圣了……...

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

免费试读

苏文杰高,就是从苏大强身上汲取的优点。

苏大强比苏文杰还高,浑身都是匀停的腱子肉。

苏大强站着,不说话,已经足够吓得走向苏小小的奴仆又原路退了回去。

苏小小嗤笑一声:“你考虑一下,如果你答应,我就去参加那个什么锦绣县试。你不会是怕了吧?”

奴仆退回来已经很丢曲红棠的面子了,又听苏小小嗤笑,曲红棠更是暴跳如雷。

“赌就赌,谁怕谁!”

“三日之后,锦绣县试,谁不来谁是缩头乌龟!”

丢下这样一句话,曲红棠趾高气昂地走了。

来得风风火火,走也风风火火。

一行人眨眼就没了踪影。

随着曲家的离开,苏家陷入了难言的沉默。

许久,还是苏大强打破了沉默:“我本打算离开这里,姑娘醒了正好,我们一起走。”

“当家的,”俞氏之前并未听苏大强说起过这个打算,“怎么这么突然?”

“不突然,”苏大强摇头,“我这两天一直在想这件事。陶婉走时,收走了方子,言明这些方子都是属于她的,我们不可再用,谋生的路子就断了。陈家退亲的事情闹那这样大,杰哥儿在这里很难找到媳妇,他今年十八了,再拖年岁大了更不好找,咱们去了外地,另谋生路,也顺便给他找媳妇安家。”

“只是可惜这么好的房子。”俞氏看着屋子,目光中满是留恋,却显然是答应了苏大强说的搬走。

苏大强宽慰她:“过些年,等杰哥儿有妻有子,也不是不能回来的。”

三言两语的,苏家搬离的事情就定了下来。

跟先前要给苏小小定坟地一样干脆。

这是个苏小小的记忆中不曾出现的朝代。

户籍的管理方式跟唐朝很像,三年一造册,民户自行申报。

苏家想搬走,跟里正报备之后,自行出走就行了。

因为苏小小重伤初愈,苏家人收拾东西也不让她动手,只让她卧床静养。

苏小小在床上躺了两日,身体比刚醒来时好了许多。

苏小小也看清楚了一件事,曲红棠并不是真的想跟她比试,只是想赶走她。

曲家豢养奴仆,曲红棠出门随随便便就带着五个打手。

若曲红棠真的想跟她比试,必然会叫人守住苏家,以防她逃走。

可苏大强这几日告知里正,收拾细软,并不避人。

整个村子都知道苏家要搬家,曲红棠不可能收不到风声。

因此苏小小猜测,曲红棠要跟她比试是假,要将苏家赶走才是真。

毕竟,原身到底在国公府受了十几年的教养。

而以曲红棠琴棋书画样样稀松的本事,即便原身没了宝砚,想输给她也很难。

这一点却是苏小小猜错了。

收到苏家要搬离的消息,曲红棠立刻给远在盛京的陶婉去信告知。

陶婉离开夏县之时,曾给曲红棠留了几张“心相印”纸。

“心相印”取两心相印之意,同一张纸剔成两张。

即便远隔千里,在一张上写字,另外一张上也会浮现出相同的字迹,可用于传递消息。

速度之快,比之苏小小前世的聊天软件也不遑多让。

唯一的缺点就是毕竟是纸,用完即废,不能循环使用。

跟苏小小打赌,逼她参加锦绣县试,就是陶婉用“心相印”给曲红棠交代的安排。

曲红棠给陶婉去信,本意是告知陶婉苏小小想跑,她会把苏小小拦下来。

陶婉看过来信后,却阻止了曲红棠。

陶婉自恃看人极准。

虽只与苏小小见过一面,但陶婉对那个舍得抬手就把自己以心头血温养了十几年的宝砚摔得粉碎的小姑娘印象极深,一个心高气傲自以为目下无尘的蠢物罢了。

苏家要搬走,肯定不是苏小小的主意。

以苏小小的心性,既答应了曲红棠要参加初试,便是天上下刀子也会去。

搬家只能是苏大强的主意。

陶婉在苏家待了十几年,很知道苏大强。

旁人或是瞻前顾后,守叶落归根的俗礼,苏大强并不会守这些。

她走前拿走了做小食的方子,断了苏家来钱的营生。

又搞臭了苏家的名声,苏文杰成亲无望。

如今苏小小更被曲红棠盯上。

苏大强作为一家之主,生出另起炉灶的念头,算得是急流勇退。

可惜啊可惜,他的盘算必然要败在苏小小身上。

因为苏小小的一生,必然败在一个傲字上。

苏小小为了清白,会摔自己的砚宝。

十年温养,血脉相连,一朝义愤,玉石俱焚,在所不惜。

那她为了践诺,就会去参加锦绣县试。

刀山火海,赴汤蹈火,断手断脚,身首异处,爬也爬去。

苏大强拦不住苏小小。

十几年未见的父女,本就没什么情分,这一拦还会导致父女离心。

而只要苏小小参加了锦绣县试,那她的下场就是死。

苏小小或许能够赢过曲红棠,或许还能赢过很多的别家小姐。

但她砚宝已毁,心脉受损,不甘屈居人下的结果只会是熬干心力而亡。

“看着吧,且有得闹呢。”

陶婉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心相印,本就出众的眉目,因为盛京昂贵的脂粉,显得更加美艳了。

“四小姐,”婢子悄无声息地蹑行到陶婉身后,“爵府六小姐递帖,邀你过府参加诗会。”

闻言,陶婉放下手中的“心相印”,笑得越发美艳:“既是怀瑾相邀,我自然要去,备车。”

婢子看着陶婉美艳的面容,思及短短时日,这位新回京的四小姐,就从隐隐被京圈贵女们排挤,做到了爵府小姐亲邀赴宴,态度越发恭谨,屈膝:“是。”

远在盛京的陶婉却不知道,原本的苏小小已经死了。

穿越而来的苏小小,丝毫没有陶婉所以为的傲气,十分轻易就接受了苏大强搬家的安排。

跟曲红棠打赌?曲红棠输了就给苏文杰做通房?不过是打嘴仗罢了。

苏小小以为曲红棠只想赶自己走,陶婉以为苏小小压根就不可能走。

苏家的搬家事宜就在这个美丽的误会下有条不紊地顺利进行。

别的不说,苏家人很是踏实肯干。

一天就把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主要是在前后经历陶婉和陈家人的搜刮,苏家剩的东西也不多了。

只是入了夜,苏小小会看见俞氏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青砖墙。

“是你爹亲手砌的,请了砖瓦的匠人,但是按天算,他心疼那一点工钱。”

“下次再回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小说《真假千金互扯头花?我选抄诗成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